新兵特训马来西亚(马来西亚 海军特种部队 在线)  第1张

来源: 大青海网新浪微博网友 财经网

  大青海网网友 @ice-spb是土生土长的青海人,12年我17岁选择当兵,14年退役后在肯尼亚????从事海外安保工作。至今有5年没怎么回过家了!

  很想念我的家乡、我的父母、我爱的人。

  “我很想用Lostteam的一首词来表达对家乡的思念。

  双手不停的合拢 内心一次次被触动。

  想念的泪水一直不断的上涌 来转动这经桶

  要强的心总是渴望成功 那背后总是充满无奈和伤痛

  总是回忆我出生的地方来 保留那份 本色和初衷

  如果还有缘分是否还可以还可以和你在那里相逢

  给我一个坚定的信念来穿过整个家乡的上空

  我的家乡我的梦 那是一个天堂 头顶不再重。

  《回家》-我心里的声音告诉我回家???♂?。

  晚上巡逻完看到“大青海网”的微博,

  眼眶都快湿了,青海人民吉祥如意!”

  以下是这位帅哥的靓照:

  

  

  

  咱们大青海网网友也话对这位帅哥说:

  李美娜的围脖:好厉害,好帅,注意安全。

  莹莹莹莹啊-:酷哦,加油~早点回来,青海人民欢迎你~

  某了个灵的咩:青海小哥,棒[作揖]注意安全[太阳]

  夏天有风6152:雇佣兵永远没有明天,咱中国人体型小,做这行不容易…赚够了抓紧回家吧!

  爱谁谁soul:厉害厉害,在外面还是要照顾好自己。

  复活Minemine:乡愁 余光中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加油,身在异乡要照顾好自己?

  缘心0815:家永远是我们幸福的港湾,真心祈福你平安健康吉祥,照顾好自己,扎西德勒!

  摸摸大噢耶:帅爆了

  刘得斌:老三向这位老兵致敬[加油][加油]

  渌波:很帅气的外表,很帅气的工作,在外注意安全,大青海依旧很美,祝愿安全回来

  延伸阅读:中国公司在海外执行安保任务是怎样一种体验?

【郭小为/文】(来源:无界新闻)

  2013年进入伊拉克开展安保任务的一个中国安保老兵,从最初的“大吃一惊”,到“心疼子弹费”,再到后来“全部豁出去了”……他所经历的这段伊拉克安保之旅,映射的是中国海外安保的一个侧影。

  “嘣!嘣!嘣……”

  外面的枪声突然响了起来,子弹到处飞射,伴随惊慌失措的尖叫声,人群四处避之不及的时候,有一群人却出于好奇而不时探头观望。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并不是伊拉克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枪战的参与者。

  在这些好奇的人中就有远道而来的中国建筑工人。“这些人听到枪声了,总把脑袋往外探,有些人还非要出去,拦都拦不住。”负责这些建筑工人安保工作的张兵(化名)觉得无奈,他感叹一些来到海外高危地区开展业务的中企还是在跟国内一样,派出的建筑工人,甚至是保护这些工人与财产的安保人员也没怎么经过安全培训。

  除从业人员资质之外,背后是整个脆弱的安保体系。2015年11月20日,在西非国家马里首都巴马科市中心的丽笙酒店的人质劫持事件共造成27人死亡,其中中铁建3名高管不幸遇难。这一事件也将中企海外安保问题推到台前。

  目前,从事海外安保业务的中国企业达20多家,大多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

  安保意识缺乏

  阻拦建筑工人探头观望枪战未果的张兵,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海外安保的专业人士。其所在的公司也是中国为数不多能成体系开展海外安保业务的企业之一,主要为央企和中资公司办事处提供海外安保。

  2011年,中国海外安保市场开始起步。从事保安行业已经10年的张兵在当年6月正式从事海外安保。作为负责人,他的主要任务是海外项目的枪照申请、安保人员衣食住行的管理。2013年以来,他完成3个央企海外建设项目安保工作,均位于伊拉克,分别在东部、中部、中南部。

  海外建设项目的正常流程,通常是在通过审批后,当地把工地前期防弹围墙、隔离沟、铁丝网、缓冲区、应急出口等建设好,国内工人完成安全培训完进工地之后,大型设备才进场。但在现实中,情况远非如此。

  刚到伊拉克时看到的第一幕,就让他大吃一惊。“给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当地有多么危险,而是这家中国企业居然没有安保意识。”他很难想象,包括他所提供安保服务的那家大型央企在内,一些中企海外工地上甚至没有基本的安保设施,“很生气!很为难!很无助!”

  “有些中国建筑企业到伊拉克,就跟国内建设一样,调几个大集装箱住人,围墙什么的都没有就开始干。”张兵说,土建企业属于劳动密集企业,追求经济效益,一盘子菜里放几根黄瓜都要算一算,这直接导致后来的围墙高度、铁丝网密度都被“精打细算”了,结果安保做得相当吃力。

  在一些资深的中国海外安保人员眼里,劳动密集型的中企依然在海外普遍存在这样的心理:出了事再解决。比如,一位在非洲参与高铁项目的当地常驻人员告诉记者,遇到 *** ,一句话,“甩开大腿跑路!”这处工地上仅仅只是请了一些非洲当地人当保安,其他安保措施为零。

  央企做得比民企好,央企中又以中石油为佳

  安保费用花费高昂。这些费用至少包含前期安全评估、人员安全培训、高风险地点营地建设和旅行安全规范,以及整个人员、设施、武器的配备等。以大型国企海外项目的安保预算为例,业内估计至少占到项目总费用的1%~2%。

  “专业化的安保服务并不是总是需要,一般是在高风险地区和某个时段才需要。”东方锐眼风险管理 *** 负责人郑刚对记者说,这给一些中国公司带来了侥幸心理,一些企业没有安保预算,甚至没有关心去哪里可以找到专业的安保服务。

  多位业内资深人士的共同看法是:在海外安保上,央企做得比民企好,央企中又以中石油为佳,“它的安防体系建设得最早,情报系统也好,因为领导重视。”

  这还与中石油进行的海外石油勘探多在政局动荡、安保风险较高的国家和地区紧密相关。以其在非洲乍得湖的一次作业为例,当时作业区域分布着大量的武器弹药和未爆危险品,为此,中石油协调了2支扫雷排爆队伍,以此保证作业正常进行。

  据了解,中国海外安保项目的一般操作模式是,中国安保人员提供最内围的贴身保护,外围则由当地安保公司和警察持枪负责。

  例如在伊拉克,通常情况下一个工地项目部安保分为三层:最内层是由8名中国安保人员组成的快速反应小组,位于中间层的是伊拉克当地的雇佣保安,站在最外围门口的则是3到4名伊拉克警察。这种看似严密的安保,在现实中存在不少问题。“本地保安在岗时常常睡觉或者玩手机,只能不断换人,雇佣的当地警察起的作用也很小。”面对这些,张兵只能苦笑。

  怎么办?当时张兵服务的那家央企的一个做法是——大量养狗。“狗一叫,保安们就起来看了。幸亏运气好,到最后没出什么事。”张兵说。

  在海外安保上,央企做得比民企好,央企中又以中石油为佳,“它的安防体系建设得最早,情报系统也好,因为领导重视。”业内资深人士称。

  “IS闹得最厉害时,一台奥迪A6的钱就这么打没了。”

  在伊拉克这样的地方,除了狗,还有一套东西少不了——枪和子弹。

  据南方周末等媒体报道,伊拉克 *** 允许私人凭证持枪,取得枪支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合法申请,一个是上黑市购买。

  取得枪支的合法手续并不容易。由于伊拉克不允许外国人开安保公司,需通过与伊拉克人开的安保公司合作,再经过伊拉克内政部批准后,中国安保人员方可凭证持枪,其中1本是枪证,另1本为持有人证。

  中国安保人员透露称,伊拉克当地军方退役要员开的安保公司比较规范,但要价高。

  “一个快反组每个队员发2支AK47,1支枪3个弹夹120发子弹外加30发子弹备用。”

  “我们一般不压满弹夹,1个弹夹25发子弹,让谁打过去就立即打过去。”张兵说,紧张时期子弹变得贵,一发子弹高达3美元,“IS闹得最厉害时,一台奥迪A6的钱就这么打没了。”

  在伊拉克,通常情况下一个工地项目部安保分为三层:最内层是由8名中国安保人员组成的快速反应小组,位于中间层的是伊拉克当地的雇佣保安,站在最外围门口的则是3到4名伊拉克警察。

  “平时小偷小盗不管,最后人家就会来抢劫 *** ”

  原本天天叫的狗,突然有一天不叫了。

  张兵记得很清楚,那是在2014年6月IS攻势最猛烈的时候。当时,巴格达三面被围。“我们的项目位于底格里斯河支流河岸,处在IS从南部包抄巴格达的必经之路,打仗就沿着河打。”张兵说,门口的枪声白天晚上都很密集,从子弹的口径可以判断是IS的人,当时工地上只有一个快速反应小组,8个安保员,20多条枪,“大家都豁出去了。”

  狗突然不叫了之后,张兵组织安保队员出去找狗,后来在营地2公里外的小树林中找到了狗,以及约20具当地人的尸体。“当地人不养狗,在伊拉克沙漠平原养的狗,逮到什么就吃什么。”

  “我一看,知道IS的侦察兵来了。”经验丰富的张兵判断,一般交战双方攻打一个地方前,会有敌情侦查和火力侦查,侦查员会摸清地形,掌握车辆的通过性、承载性,这些侦查员为了避免被发现会杀掉发现他们的人,就是眼前这些人。

  从那一刻起,张兵开始计算危险的距离——晚上看远处大炮的火光,然后读秒,声音每秒约330米,最后计算发现,危险就在十几公里之外。

  当时,工地上共有400多名工人,保安公司已经在协调车辆、准备路线让土建方撤离,但企业却迟迟不肯,理由简单而直接:这么多值钱的机械设备还在这里,不能撤!

  后来,实在扛不住后,400多工人开始分几批撤离,每批五六十人,开往伊拉克南部巴士拉。按说在伊拉克旅行要坐防弹车,但劳动密集型的建筑企业这时也顾不上了——用中巴、皮卡、甚至翻斗车把工人撤出。

  最后,营地里剩下56人留守。

  最近,张兵和手下队员全部回国,重新进行体能、业务培训,他们准备参加一些国际安保公司。

  “像中铁建高管遇袭遇难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危险来临之前并不会跟你打招呼,安保是不积跬步不成千里,平时小偷小盗不管,最后人家就会来抢劫 *** 。”在张兵心里,安保可以规避重大事故的发生,但许多人却没有真正意识到。

  中国海外安保公司水平如何?普遍面临系统缺陷

  目前国内号称能够做海外安保的企业有20多家,多数从事最容易的安全培训;业务水平较高的公司从事海外中企的营地安全管理;可以跟所在国安保公司合作,提供整体安全解决方案的安保企业很少。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加之国际反恐形势严峻,一个愈发紧迫的课题摆上前台——中国海外安保工作面临重大考验。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4年底,中国海外投资达1029亿美元,集中在能源和资源领域。早在2011年底,中国企业境外子公司就业人数已达122万人,其中中方员工33万人,雇佣外方员工约89万人。加上数量众多的国际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派遣人员,中资企业和人员构成庞大的中国跨国安全需求主体。

一家中国海外安保公司在马来西亚现场做的安全评估(受访者供图)

  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中国建筑材料集团、中国铁建股份 *** 、中化集团、中水电公司等“中”字头企业在国外安全形势紧张的地区开展了大量业务,面临大量海外安保问题。以中石油为例,其海外项目所在地中有20多个属于较高风险国家,面临着诸如社区滋扰、绑架劫持、武装袭击、战争战乱等风险。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石油企业在尼日利亚作业期间公司先后收到多个社区、武装组织和工会组织的威胁、敲诈和恐吓。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国际合作部副总经理赵凤卫曾在2015年7月的“一带一路”大战略下涉外企业安保体系建设研讨会上称,所有比较安定的、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地区基本上都被欧美等发达国家先行占据了,留给中国企业的机会大多存在较大风险,这为中国企业建设自身安保体系提出了很高要求。

巴基斯坦白沙瓦警备司令部门前行进的装甲车(受访者供图)

  脆弱性暴露

  在世界上不同地区,安保面对的问题并不一样。一位国内权威安保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比如在非洲,安保面临两种威胁:一是当地“黑道”向企业收保护费,另一个是当地犯罪分子非组织、随机性的实施抢劫、绑架等犯罪活动;在中东,安保的特点是有组织的安全威胁,比如恐怖袭击,也有些小偷小摸。走出去的中国公司,一般通过与当地军方、 *** 合作,同时强化内部安保防控,以此确保安全。

  目前中国在海外的投资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在高风险地区的中企以承包工程为主,比如通过投标参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的投资项目。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是,中国为施工方。

  康氏兄弟集团总裁康志刚在2015年7月的一次会议上介绍说,该集团全球累计投资165亿美元左右,涉及南美洲的矿业、加勒比海 *** 业。南美的 *** 反叛军跟康氏兄弟集团强硬提出诸多不合理要求甚至威胁,大部分时间,康氏兄弟集团要靠自己和反叛军谈判才能解决。

  研究中国海外安保的广州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鹰指出,在中东、非洲等风险与不确定性大的地区,由于中国投资项目多为低端,缺乏民事安全力量进行自我保护,一旦遇到不法侵害,常常只能交出巨额赎金。脆弱性暴露无遗。

  在中国海外安保中,大大小小的海外安保机构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不过,熟悉内情的国内安保人士说,虽然这几年业务发展较快,但“不少国内安保公司半死不活。”

一家中国海外安保公司在马来西亚现场做的安全评估(受访者供图)

  实力如何?

  世界上最大的安保公司英国杰富仕(G4S)员工高达62万人,雇员规模庞大到仅次于零售企业沃尔玛,是世界第二大私人雇主公司,相当于全球第七大军队,在125个国家设有营业网点,形成整个产业链。它的客户名单同样大有来头——日本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美国驻外40多个国家使领馆的安保业务都由该公司承包。

  相比下来,中国的海外安保公司才刚刚起步。“跟国外相比差距很大,甚至一些连最基本的培训教材都没有,走向海外的路并不好走。”有国内安保业内人士称,不少央企在国内的保安公司培训“都比较虚”,海外安保人员从业培训极度缺乏。

  安保业内评价一家安保公司做得好不好,主要是看这家公司在海外有没有安保号、有多少枪、人员素质如何,该掌握的技能有没有等。长期浸淫中国海外安全风险评估领域的东方锐眼风险管理 *** 负责人郑刚介绍,目前国内号称能够做海外安保的企业有20多家,多数从事最容易的安全培训,业务水平略高的公司从事海外中企的营地安全管理,只有极少数安保企业可以在高风险国建立本地化团队,提供整体安全解决方案。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国内各家公司的特色并不一样:华信中安(海上护航、有持枪便利)、北京克危克险(安全集成)、德威(伊拉克安保)、东方锐眼风险管理(安全风险评估)这些公司中不少已经根据当地法律,在几内亚、阿根廷、肯尼亚、伊拉克、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和地区注册了安保服务分公司、子公司。

  尽管特色不一样,这些公司普遍面临系统缺陷——比如安保活动中最基本的民事情报网,目前仍是空白。2015年7月5日,“一带一路”大战略下涉外企业安保体系建设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信建设副总经理朴波在会上称,在一些相对比较敏感的项目情报共享上,特别希望使领馆等渠道在制度和工作体制许可的情况下,跟企业建立情报分享机制。

  “不少中国安保公司基本上是接一批海外业务,然后赶紧招一批退役老兵过去。”有国内海外安保从业者说,在中东地区,经验丰富老兵月薪2万元,刚去的新兵月薪8000元。

巴基斯坦 *** 者与军警在对峙(受访者供图)

  如何选人? 特种兵并不一定受欢迎

  海外安保的核心是人,如何选人是重点。

  国内伟之杰、华信中安、华威等开设海外安保业务的公司,普遍把退役特种兵当做对外的招牌。在伊拉克、非洲成体系开展安保业务的公司,则大肆宣传其人员来自武警的雪豹、天鹰退役人员。

  实际上,身手好的特种兵并不一定受安保行业欢迎。“尤其在国外,安保人员需要跟酒店、周边社区进行沟通,首先要过语言关,高危地区很多是法语、小语种国家,很多国内安保人员连英语都说不好,不要说其他语言了。”郑刚说。

  “这些在部队呆了5-8年的兵,在我眼里都是小孩,除了开枪没问题外,在我们安保公司都是问题。”张兵说,海外安保的基本技能——民事情报收集技能,很多退役的战士并不具备。

  人员问题是中国安保企业走向海外的主要挑战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2015年11月23日撰文称,人员问题是中国安保企业走向海外的主要挑战。中国安保企业与国外企业相比,有三点劣势——办护照、签证不便利,无法做到全球迅速派遣;有战争经验的退役军人极少,更没有英语或其他外语优势;国外很多人有丰富的武器训练机会和技能,在中国这不大可能。

  由于国内安保公司的培训普遍不成体系,至今中国还没有正规学校培训海外安保,同时国内对安保行业又施行严格管控。在这种情况下,张兵计划将自己多年带的兵择优选出一部分,通过自己详细设定的培训课程,将海外安保人才重新培训一遍。“我们自己设定的课程有40多门课,光射击就有很多知识点,像战术协同、默契都要重新训练。”

  “今年我也开始从社会上招聘大学毕业生,招收一些喜欢安保工作、身体素质好、文化基础高的新人。花8个月训练后,让他去实习再签订合同。”张兵所在的公司和国内一家安保企业合作,在伊拉克购买了当地保安公司。

  “中国安保公司说走出去还太早,还有很多系统缺陷需要一一克服。”张兵这样总结。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